发光岛

首页 足迹
字:
背景色: 关灯 护眼
首页 > 穿越之大汉情缘 > 第39章 表白?

第39章 表白?(1 / 1)

第二天天一亮,霍去病找了杨岭,让杨岭找几个可信的人秘密查一下淮南王刘安和翁主刘陵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霍去病则像平时一样视查了一下营里的军士门的训练和马匹的情况,发现他门营队的粮草不多了,准备派人去后方领给养。

正好看到赵不虞和凌茵慕从远处走来,不知两人在谈论些什么,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霍去病看着竟有些莫名的生气,等到赵不虞和凌茵慕走近点,不等二人行军礼遂直接命令凌茵慕跟自己一起去领给养。

霍去病跟凌茵慕骑着马在广袤的草原上急行。凌茵慕还是对这古代的自然情有独钟,这里看看那里瞅瞅,对这次特别的旅行很是开心。

霍去病则对这景色没看兴趣,只是时不时的盯着凌茵慕看,想着刚才凌茵慕跟赵不虞聊天的一幕,怎么也不法释怀。忍了近一个时辰终于开口问道:“你刚跟赵不虞在说什么呢?”

凌茵慕看了看霍去病,怎么这个霍去病这么八卦,别人聊什么天也要知道。“没什么,无非说一些你跟杨副官很常识他之类的。”

霍去病听到凌茵慕如此说来,心里倒是舒服了些许,但仍旧冷着一张脸问道:“你跟他很熟吗?”

“那是当然,我刚来的时候跟他住一个营帐,他也很照顾我,一直把我当他弟弟,我也把他当哥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凌茵慕解释道,不知道这个霍去病打听这做什么,难道还怕有人在军营搞什么小团伙?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跟他走很近。”霍去病显然知道凌茵慕觉得自己太多心了,可是想想凌茵慕跟赵不虞无话不谈的样子,心里还是会升起一阵醋意。“你是不是喜欢他?”

“什么?”凌茵慕好像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霍去病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他真的知道自己是女的?还是他喜欢的其实是赵不虞?!凌茵慕弱弱的问道:“我,我是男的啊,怎么可能喜欢他的,你门这也流行同性恋吗?”

“同性恋?是什么?”霍去病好奇的看着凌茵慕,不知道这个外表美丽的女子还有多少是自己不了解的。

“就是,就是女的喜欢女的,男的喜欢男的,同性之间相互喜欢。”凌茵慕解释说,目不转睛的盯着霍去病,生怕错过他脸上的表情。

“你说的是断袖之癖吧,同性之间有什么可喜欢的?只有异性才会相互喜欢。”霍去病仍旧面无表情的否定了凌茵慕的说法。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说我喜欢赵不虞的?我跟他都是男的啊,怎么可能相互喜欢。”凌茵慕故意抛砖引玉,一是想看看这个霍去病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二是想确定霍去病是不是真是对赵不虞有意思。

“我,我只是觉得你挺喜欢跟他在一起的嘛,似乎挺依赖他的。”霍去病低着头眼睛不敢看凌茵慕,但说话的语气仍旧硬气。

可霍去病的这些表情在凌茵慕眼中就是掩饰,“依赖?弟弟对哥哥当然依赖了。赵焕臣和赵福盛不也很依赖赵不虞的吗?这还要问!”凌茵慕故意做了个不屑的表情看着霍去病,心里长舒了一口气。难怪看到我跟赵不虞说话他似乎有些薄怒样的,还专门让杨岭去教赵不虞,原来他心里在意的是赵不虞。

可霍去病的话很快就颠覆了凌茵慕刚刚下的结论。“我是说你也可以依赖我的,我也会保护你的。”霍去病坚定的说,看来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对凌茵慕的喜欢。

什么?我没听错吧?霍去病说要保护我?凌茵慕不停的在心里反问自己,有些受宠若惊,怎么感觉这个男的像在对自己表白。“其实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凌茵慕弱弱的说。

“是的,上次是你救我门的,我只是觉得你也需要保护,不是只有赵不虞可以保护你,我也可以保护你的。”霍去病显然是在吃赵不虞的醋。

“没关系的,大家都是同袍不用这么客气的。”看来只是自己太敏感了,凌茵慕想着可能是霍去病太介意上次被救的事了,这古代的男的也太实在了,救了他就一定被他救才算扯平吗?!再说自己可不想再遇到上次那么危险的事了。“都是男的,不用说这么矫情的话。”凌茵慕耸了耸肩,她想让霍去病觉得上次碰巧救了大家都是小意思,不用再提了。

霍去病不再言语,他现在还不想拆穿自己旁边的女孩,因为他心里清楚的明白,一旦说破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天天看到她了。

不远处的一些身着汉朝和匈奴服饰的人马熙熙攘攘的引起了他门的注意,那是汉朝与匈奴边境百姓自发组建的集市,只要停战期间,他门就会过来交换各自所需,看来两国的百姓还是乐于和平相处并不希望战争的。

凌茵慕被集市的热闹吸引,这里有很多平常百姓日常的生活用品,也有些少数的金银首饰之类的,都是凌茵慕在现代生活很少见到的。但相对于上次逛的集市,这里显得档次并不高,不过有些匈奴这边的东西倒是汉朝内的集市所没有的。

霍去病也看出了凌茵慕想逛集市,遂下马带着凌茵慕从集市中走过。

凌茵慕开心的像个孩子,蹦蹦跳跳的这边看看,那边看看 霍去病则看着凌茵慕开心的样子很满足。

凌茵慕闻到了一阵阵香气,遂看到一个摊位前摆放的好多漂亮的小盒子,好奇的走过去,拿起一个仔细端详。

“军爷买点胭脂吧。”摆摊的老奶奶笑着对凌茵慕说。

“胭脂?这就是胭脂?”凌茵慕好奇的问,原来这古代的胭脂是这样的。上次逛集市只注意到一些没见过的小玩意了,还没怎么注意这个朝代的日常用品。

“是的,军爷”说着老奶奶拿了一盒打开了,里面是红红的粉末状,散发着一股幽幽的香气“军爷,我家的胭脂都是用最好的胭脂花,细细碾碎,滤渣,晾干,再滴上一点点桂花油。平日里都是放在铺子上卖的,您看这胭脂跟花朵般艳丽、清香,买一盒送心上人吧。”

返回首页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请启用JavaScript正常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