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光岛

首页 足迹
字:
背景色: 关灯 护眼
首页 > 六脉剑莲 > 正文 正文_第20章:早朝(求收藏,推荐)

正文 正文_第20章:早朝(求收藏,推荐)(1 / 1)

“誉儿,你看你,越来越不像话了,你是皇太子,要有威信,不要像一个流氓一般,你武功再好,也只是一个人,以后不要在得罪人了,知道没有。”容妃一走,燕菲就白了一眼段誉,狠狠的对着他说道。

段誉无赖的坐在燕菲的身边,抱着燕菲的肩膀说道:“母后,别生气,气坏的就不漂亮拉。再说了,谁叫那个容妃这么的嚣张,不给她教训一下,她不知道害怕的。”

燕菲伸出手指,点了点段誉的额头,说道:“你啊,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以后你要改变了,你是皇太子了,不能够太随便了,要严肃点。知道吗?”

段誉痛苦的点点头,松开抱燕菲的手,站起身来,对着燕菲说道:“母后,我记起了,我还要点事情,我就先走了。”然后对着那些贵妇人们说道:“美女们,我先闪了,你们慢慢聊。”

顿时后面传来了燕菲的骂声:“越来越野了,真是的。让你们见笑了。”

那些贵妇对着燕菲说道:“太子爷还小吗?童真是正常的。”

接着那些贵妇们都有说有笑的,而段誉则已经向着外面去了,走了一段路。就看到前面有宫女,太监正在嬉笑着,段誉就走近一看,原来是段涛正在跟那些太监在玩躲猫猫。段涛这时看见了段誉,跑上来,对着段誉说道:“皇兄,跟我们一起玩吧,”说着就拉着段誉的手。

那些太监,宫女都是一阵紧张,但是结果是出乎大家的意料。段誉蹲下身来,拉着段涛的鼻子。对着他说道:“你是皇子,这样子玩是不行的,我们段皇朝是以武治国的,你要修炼才行,现在都八岁的人了,还在玩这些,没出息的。”

段涛歪着脑袋,天真的对着段誉问道:“皇兄,听说你六岁就很厉害了,还打了容彬表哥,更加是跟父皇的侍卫打个平手,那可是大剑师耶!!”一脸崇拜的看着段誉,实在是太厉害了。

段誉搔了搔段涛的头,对着他说道:“那你也要好好的修炼了,只有修炼才能够很厉害,知道没有。”说完段誉就像要走人了,但是身后的段涛拉着他,对着他说道:“皇兄,我要跟你学武功,不知道行不行??”一脸的渴望。

段誉停下,转过身对着段涛说道:“你要是想跟我学武功的话,那先学会这一招再来找我,不然就算了。”段誉说着摆了一个蹲马步的姿势,然后就大步的离开了。

段涛听到段誉的话,脸上露出了坚定的神色,这时那些太监,宫女走上来了,对着段涛说道:“你太子皇兄是骗人的,您不要信他的。”但段涛是真相信了,对着那些宫女,太监们说道:“你们下去吧,我要练功。”说完百摆了一个刚刚段誉教的蹲马步。

看到这爷这样子执着,那些太监也不知道怎么办,这是主子,他们又不能够吼,这时一个醒目的太监,对着身边的太监说道:“你先看着皇子,我去找容妃娘娘来。”说完大步的离开了。

容妃寝宫,刚刚才换过衣服,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太监的声音,对着外面喊道:“进来吧,何事这般着急。”

刚刚那个醒目的太监快步的走进去,站在容妃的面前,对着她一礼,说道:“刚刚太子爷路过我们这边。皇子就缠着要太子教他武功。太子爷只是随便的摆了一个姿势,另外就没有说什么了,但是那个姿势很难的,还要站很久,这样子皇子吃不消的,所以小的来找娘娘了。”

容妃听完这话,还得了,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面对着那个太监说道:“你们是做什么吃的,以前不是跟你们说过吗??见到太子爷就闪人,他是神经,你们是不是想皇子死啊,快点带路。”

那个太监马上唯唯诺诺的在前面带路,很快就到达那个院子里面,只见到段涛正在蹲马步,容妃走上前,对着段涛说道:“你皇兄是个神经,你也跟着他学习,再说了,他就算是有好的武功也不会教给你,现在这样子只是在整你。你傻的啊!跟我回去。”

段涛依然还是不动,好像是没有见到一样,目视前方,两手叉腰,双腿微蹲。看到段涛的样子。容妃直接对着几个太监说道:“把他给我架回去,今天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么小就知道叛逆了,那以后还得了。”

几个太监听到容妃的话,立马就把段涛给抬起来向着来路走去。在他们肩膀上面的段涛就在叫喊着:“不要,放我下来,我要学武功,放我下来。”依然是挣扎着,太监虽然是阉人,但是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还是很厉害的,在这个魔法世界,谁没有一点修炼底子,就算是一些平民都有,不过他们只是没有修炼的功法而已。

回到宫里面,几个太监把段涛放下来,就告退了,段涛则是对着容妃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跟皇兄学武功。”

容妃蹲下身子,对着段涛说道:“你皇兄不会教你武功的,你们两个人注定是对头,他是太子,教你武功,难道让你去谋他的宝位吗?别傻了,你要是想修炼我找你父皇传你段家的独门武功,倒时还不是一样的,反正都是修炼。”

“哦,这样啊,那你要快点。我明天就要。”段涛对着容妃说道。但是心里面却是在想:“屁。皇兄都没有修炼什么独门,但是比别人厉害这么多,还是跟皇兄学的好,我偷偷的学,应该没人会看见的。”

容妃笑了笑,对着段涛说道:“好的没有问题,等一会就找你父皇,明天应该就能够给你了。”要是他知道段涛此时心中的想法,怕真是会吐血身亡。

第二日,一大早,段誉就被殷虹从美梦中叫醒来,段誉狠狠的对着殷虹问道:“有什么事情,我刚刚正在跟周公女儿温存呢,打扰我的清梦。”殷虹站住身子,对着段誉问道:“周公是谁,你在外面还要女人??”

段誉就是立马醒来,忙解释道:“周公是一个很和蔼的老者,我没有说什么女人啊,我就是在跟周公下棋,刚刚是精彩的地方了,就被你叫醒了。”这是才想起,这个世界根本就没人知道周公是谁,更加不知道周公的女儿是什么意思。感情就是不解释也没事的。

殷虹把洗脸水放在桌子上面,对着段誉说道:“后天是你的成人典礼,按照惯例你今天要上朝去,快点起来,要是去晚了你会很惨的。皇上肯定会扒你皮的。”

听到这里,段誉终于还是起床了,这就是命,谁叫自己这世也是皇家子弟,当皇家子弟还真不是一般的累人,是很累人。

返回首页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章 请启用JavaScript正常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