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光岛

字:
背景色: 关灯 护眼
首页 > 沙舞狂风 > 第31章 互谋得失(上)

第31章 互谋得失(上)(1 / 2)

三人在左卫率府一住便是三日,直至第四日近午之时,云梦虚才带来了好消息,道:“魏王终于答应,明日接见我们。”

孟宾冷哼一声,却没说什么,萧观白微微点头,道:“只怕耽误的这些时日中,例竟门已经做了不少事。但,他肯见我们,毕竟还是好消息。”

几人早早休息,第二日一早,便随云梦虚乘车出发,来到魏王府前。府兵入内通报,半晌后才将几人请进府中,在入门之时,守门卫士先将云梦虚和沙舞风的兵器收了去。

魏王府中,金碧辉煌,远胜一般王公大臣府宅,府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极其森严,孟宾大步而行,虎视众卫士,那凌厉的目光,往往将卫士骇得低下头去,不敢与其对视。

在卫士带领下,四人来到魏王府大堂之内,只见一个身穿大红衣袍,留着短髯的中年男子,正手持一件玉马,不住把玩,听到有人走入,也不转头,只用那低沉的声音,缓缓问道:“梦虚来了?”

云梦虚带三人向前几步,在距那男子尚有数丈的地方停住,抱拳微微躬身道:“魏王殿下,我将萧楼主、沙舞风和孟大侠都带来了。”

显然,这中年男子,便是当朝圣神皇帝武则天之侄,如今位及宰相的魏王武承嗣。此刻,他缓缓放下手中玉马,侧过头来,扫了几人一眼,随即微微一笑,向云梦虚一招手,道:“过来,梦虚,帮我看看这匹马。北边送来的东西,好像还算不错。”

云梦虚缓步上前,接过那玉马,看了看,道:“不错,是和田玉。”

武承嗣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我说这马雕工如此精细,原来确是用上等好料。”云梦虚淡淡一笑,道:“献给殿下的东西,谁敢不精工细做?”

武承嗣嘴角向上扬了扬,这才将目光移向那三人。孟宾早憋了一肚子气,冷冷地瞥着武承嗣,只觉若能一下飞身上前,将其痛打一顿才算解气,萧观白则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神态不卑不亢。

沙舞风眼神冰冷,面无表情,便如冰山石像一般立在那里,并不看武承嗣。武承嗣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才移向萧观白,道:“这位,想来就是梦虚提到的萧楼主吧?”

萧观白微笑拱手,道:“正是。”

武承嗣点头道:“果然气度不凡。我听说你今年已近七旬?”

萧观白道:“虚活七十。”武承嗣打量了半晌,轻叹一声,道:“真是驻颜有术,简直是老神仙。若是老天能让我在七十之时,也有这般容貌 呵呵。”他干笑两声,却不再说下去,而是从云梦虚手中接过那玉马,又端详起来。

云梦虚向几人使了个眼色,向武承嗣道:“国相,我上次曾向您提及,昼星楼实有着不可低估的力量,此次,您尽可询问萧楼主,便知我所言非虚。昼星楼落入来俊臣的推事院手中,实是天下大祸,到时只怕来俊臣连国相您,也不会放入眼内了。”

武承嗣目光并不从那马上移开,只缓缓问道:“萧楼主,你的昼星楼,真有这么厉害?”

萧观白脸上,始终挂着那一丝笑容,轻声道:“此楼三十年间,于江湖风雨飘摇、朝廷缉盗拿匪的动荡中,屹立不倒,自然算是厉害的了。”

武承嗣又问道:“听梦虚说,你们和朝廷中的不少人还有勾结?”

“是人都有对头。”萧观白道:“若权力不能压服对方,便要靠我们了。数年来,有求于我们者不计其数,我均有记载。凭着这些人,昼星楼在江湖或朝廷中,均可呼风唤雨。”

武承嗣沉默了片刻,才慢慢抬起头来,注视着萧观白,道:“现在的昼星楼,已不在你手中,它还能有从前那般力量么?”

萧观白道:“昼星楼的力量,不在于楼主武功如何,也不再于刺客本领多高,而在于千丝万缕的人脉之网。那记载着雇主与买卖详情的帐本,被我保护得及好,叛徒一日找不到它,一日就不可能真正掌握昼星楼。”

武承嗣又沉默了片刻,道:“如果我派兵助你,你确信可消灭叛徒?要知道,他的背后可有推事院在。”

萧观白道:“也正因此,我才需要国相相助,否则 ”他话说一半,就此打住,但言外之意,却是谁都听得出。

武承嗣面色微微一变,道:“如此说来,萧楼主是给我个机会,来帮你喽?”

热门推荐